柴燒網提供分享:柴燒工藝、柴燒知識、柴燒文化等相關內容,可關注柴燒微信公眾號:chaishaow

建水|活了百年的柴窯

最長的龍窯:碗窯村,從名字就能聽出,這是個以燒制陶器為傳統的村子,相傳宋代就開始燒制陶器。作為當地有名的古窯址,這里曾發現了大量堆積的古瓷片。綿綿細雨中,一條古龍窯就安靜地臥在這里。第一眼,讓人驚訝于它的長度,132米!站在中間位置往窯頭看,按照古老工藝用石灰、糯米、豆做粘合劑建起的龍窯,蜿蜒向前似乎看不到頭——它當之無愧成為當地最長的龍窯。“燒窯的時候,晚上看去整座龍窯紅彤彤的,真就像條火龍。”53歲的楊慶國說。

建水|活了百年的柴窯

與這座龍窯打了36年交道,楊慶國對龍窯的情況爛熟于心。“180個窯孔,兩邊各90,窯洞內寬3.5米,最低處高1.2米,最高處高1.9米。”當年還是20歲小伙子的楊慶國進入建水工藝美術陶廠工作,在那里學會了拉坯、燒窯。也是在那時,他第一次接觸到了這座建于清朝前期的龍窯。上世紀70年代,這座龍窯曾因燒久了發生塌陷,經過兩年的休整后重新啟用。此后廠子停辦,1989年楊慶國承包了這座龍窯。

如果說它的長度讓人嘆為觀止,那到現在這座仍然在燒制的龍窯則讓人生出許多的好奇。

建水|活了百年的柴窯

“如果不是這兩天一直在下雨,我已經開始燒了。”楊慶國說,別看現在這里安安靜靜的,其實這座龍窯一直都在使用,每年它都會燒出六七窯的陶器。由于龍窯太長,一般燒制一窯楊慶國只會用到全窯三分之二的長度,“大件可擺6600件,小件可擺12000件,茶壺、茶杯等比較小的可擺13000件。”這些大多都是別的陶藝師送過來請為代燒的。

當木柴的灰燼飛逝飄落,在高溫下和坯體融合結晶,形成或光潔或斑駁的肌理,帶給人驚喜。“現在這條龍窯是越少越火了,很多人送(陶器)過來燒。”他不無得意的說,“喜歡的就是龍窯燒出的陶器這種質樸的感覺。”隨著人們對柴燒作品的喜愛,古龍窯又火了起來。

建水|活了百年的柴窯

后繼有人:雨天溫度低,燒窯廢柴。所以,楊慶國喜歡選在干燥、天氣好的日子燒窯,這樣能節省不少燃料。“燒制一窯需要大概7噸柴,約2100元錢。”他說,如果燒得好,一窯可以賺回數萬元。

燒窯,首先要把待燒的陶坯送進窯洞里,從最遠處一邊擺放一邊往下退。記者跟隨楊慶國彎腰鉆進高不足1米的窯門,楊慶國笑著說:“你別看我個子高,我有縮骨功。”他弓著身子將窯旁的罐子往里搬,十分靈巧,而同行的我們空手鉆進窯洞內,都覺得有些費力。窯內,記者1.6米的身高更好頂到窯頂,里面散放著陶器,其中還有一堆陶制小豬,憨態可掬。

建水|活了百年的柴窯

一旦開始燒制,5天燒窯中柴火就不能斷,需要有人不眠不休的輪班投柴。“第一天燒到100℃,第二天加溫到200℃,第三天升溫到500℃,第四天繼續升溫到1200度,第五天再升溫,到1250℃后把加柴的孔都封閉起來,保溫。”楊慶國說得輕描淡寫,但在他的小徒弟蔡明村看來,這是十分困難。“我覺得最難的就是控制火候。”每天加溫到多少,如果把握不好,這一窯就有可能都壞了。

建水|活了百年的柴窯

控制火候,楊慶國靠的不是溫度計,只是經驗。迎著窯里散出的滾滾熱浪,他靠近觀察窯孔火焰的情況,“火焰要是呼呼地往上少,那肯定就是火大了。”這讓小徒弟們感到有些高深莫測。加柴的速度和方式、薪柴的種類、氣候的狀況、空氣的進流量等細微因素,都會不斷地影響窯內作品的色澤變化,“要想燒龍窯,我還得再好好學習幾年吧。”蔡明村說,不過他有的是耐心,今年剛18歲的他在當地一所大學讀大二,紫陶專業。他拜楊慶國為師,在過去4個假期里,他都來到這里學習拉坯等陶器制作。他并不孤單,除了他的雙胞胎哥哥陪他一起來學,還不時有上海等地的藝校學生前來參觀、學習。

建水|活了百年的柴窯

“這條龍窯我會繼續燒下去,同時也保護好它。”楊慶國說,這條龍窯自古就以燒制百姓家中陶器為主,今后它仍會以此為主,“更多人喜歡這種實惠又美觀的柴燒陶器,這條古龍窯就會繼續存活下去。

 

 

柴燒網(www.gukiovgn.icu)為廣大柴燒愛好者提供紫陶柴燒、柴燒工藝、柴燒知識、柴燒文化等相關知識,可關注燒窯者個人微信公眾號:chaishaow。交流、咨詢、合作可添加燒窯者電話|微信:18787301555. 1.本網站為柴燒愛好者提供更好的對比,部分文章與圖片源于網絡,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;2.本網站原創文章未經允許不可轉載,不尊重原創行為,我們將追究責任; 3.本站歡迎投稿。
掃一掃,了解更多柴燒知識掃一掃,了解更多柴燒知識

如果文章對你有幫助,歡迎點擊上方按鈕打賞作者

暫無評論

發表評論

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。 必填項已用*標注

掃一掃加我好友

掃一掃加我好友

今幸运农场走势图